麻豆导演传媒系列

杨力就是力哥。

“打就打了,怎么?”林萧给他一个白眼,晃晃悠悠地回到自己的位置。

叶柔气极败坏地冲到林萧面前,指着他的鼻子叫道:“我忍很久了,知道杨力是什么人吗?知道他有什么背景吗?我昨天好不容易安抚了他的情绪,今天就把人打了?”

“对付那种人!就要给他点颜色瞧瞧!”林萧冷笑。

王大胖子在旁边不断点头,附和道:“对!林少说的对!”

“闭嘴!”叶柔瞪了王大胖子一眼,吓的他哆嗦了一下。

“至于这么生气?他侮辱我老婆,打他都是轻的!”林萧嗤笑一声,随意摆摆手道,“放心!这件事我替公司摆平!”

“摆平?拿什么摆平?就凭会几下拳脚?不知道他们都是一群亡命徒吗?”叶柔被林萧气笑了,掐着腰不断数落他,实在是杨力身份敏感,回去肯定不会说好话,以向五的行事作风,公司甚至会面临恐怖的赔偿。

以前就有先例,曾经一个濒临倒闭的公司,借了向五公司一笔钱,一百万的高利贷,硬是还了一千三百多万,生生把公司拖垮,最终只能连公司一起本息偿还。

事到如今,愤怒已经没用,叶柔绞尽脑汁地寻思对策,希望亡羊补牢为时未晚。

“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!”叶柔慌乱间,忘记林萧刚刚替公司摆平了刘云的事情,一门心思责怪他行事鲁莽打了杨力。

“不行!这件事我必须要向锦总汇报!”叶柔气冲冲地走了。

清纯女孩穿吊带裙雨后桥上唯美图片

市场部的员工,却并没有叶柔那么生气,反而悄悄朝林萧竖起大拇指。

他们被杨力压抑了好久的悲愤情绪,终于在今天尽情释放出来。

“萧哥!牛比!”就连王大胖子对林萧的称呼都变了,一反一直以来看不起他的态度,十分热情地给他端茶倒水,毫无怨言。

“萧哥!这件事我挺!杨力太嚣张了,几次三番来公司捣乱,还出口不逊,我早就想教训他了。”王大胖子马后炮说的倒是响亮,顿时引起一阵嘘声。

旁边踌躇了好久的大头和小头,不好意思地走过来,两张脸笑容满面。

“姑爷!昨天晚上的事——”

“昨天晚上什么事?”林萧作出一副茫然的表情,“我早就忘了!”

“对对对,昨天没什么事,都是一场误会!”大头心领神会,感激地朝林萧笑笑。

昨天大头兄弟俩对林萧极尽嘲讽,此刻生怕他记恨在心,没想到林萧竟如此敞亮,根本没往心里去。

两人对林萧的态度,一下子转变不少。

“们平时多注意着点儿,如果有什么人敢来捣乱,就告诉我!”林萧叮嘱两人。

大头和小头立正敬礼,齐声道:“姑爷放心!保证完成任务!”

市场部的气氛,略有些舒缓,林萧因为爆打杨力一事,让所有人对他的态度大为改观。

虽然,林萧还是没有脱离‘废物’的头衔,但他的血性,却被众人津津乐道。

当然,有人觉得林萧只是头脑发热,打了杨力看似爽了,紧随而来的麻烦却绝没有那么简单。

“萧哥!可要注意着点!杨力心狠手辣,什么事都干的出来,今天打了他,他肯定会报复回来。”王大胖子一脸担忧地提醒道。

林萧笑了笑:“没事儿,一帮跳梁小丑,翻不起啥浪花。”

人们正在聊天,市场部门外突然传来一道谨慎又带着笑意的声音。

“林先生在吗?”

站在门口的大头、小头,立即转身,警惕地看着来者。

一位鬓角雪白的老者,笑眯眯地站在门口,表情很和善。

林萧下意识地回头一看,不由怔住了:“刘院长,怎么来了?”

“呵呵——林先生医术通神,我这么快就上门求见,实在是有紧要之事相求!”刘开山苦笑一声,似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如鲠在喉。

叶柔或许看不出来,但刘开山研究了一辈子医术,对中医和针灸多有涉猎,他事后一寻思就觉得不对劲。

林萧的手法太熟练了,而且看似瞎扎,其实非常有章法,顿挫之间有轻有重,根本就是绝顶大师的手段。

如此一寻思,刘开山的心差点凉凉,幸亏没有得罪林萧,否则肠子都会悔青。

刘开山这老家伙虽说很奸诈,但今天与林萧的赌约,却也履行的十分爽快,不是那种太过奸邪之人。

而且在刘云这件事上,刘开山帮了大忙。

林萧想了想,笑道:“刘院长别客气了,有什么事,进来说吧。”

将刘开山带到办公桌旁,林萧还未开口,对方就连连叹息

道:“林先生,我有一个朋友,染了重病,看过许多医生,包括我在内都无法根治,拖了好多年了,想请您去看看。”

“什么病?”

“是一种呼吸道疾病,类似哮喘,却比哮喘还要严重,每到天气炎热的时候,总是会喘不过气,时刻都要用呼吸机维持生命,最近几天都好几次病危了。”刘开山有些慌张,一脸期待的表情。

林萧微微点头,似是已经有了判断,马上站起来,大手一挥:“走!带我去看看!”

刘开山大喜,立即小心翼翼地在前面领路:“太谢谢林先生了,跟我走吧。”

“王胖子!盯着点,如果有人来捣乱,马上给我打电话!”林萧说完便没了影。

“好嘞!”王胖子扯着脖子,献殷勤般叫道。

林萧刚走不久,叶柔就与南宫锦表情沉重地来到市场部。

“林萧呢?”南宫锦的脸上遍布寒霜,冷冷质问道。

王大胖子干笑一声:“刚,刚被人请走,去治病了!”

“什么?”南宫锦哭笑不得,“请他去治病?那人是疯了吗?”

“我,我也不清楚!”王大胖子很尴尬,赶紧跑回去做事了。

“这家伙!肯定打了人怕事,自己先跑了!”南宫锦咬牙切齿,气的脸都黑了。

“锦总!现在怎么办?”叶柔咬了咬嘴唇,如果这件事不早点解决,杨力回去添油加醋一顿乱说,指不定向五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。

集团已经不容任何闪失。

南宫锦思前想后,沉声道:“我亲自去一趟,先把杨力稳住再说。”

“我跟一起去!”叶柔自告奋勇。

“锦总!我们跟一起去!”大头和小头也站出来,那表情就好像要英勇就义似的。

“我又不是去打架,们去干什么?!”南宫锦瞪了他们一眼。

两人脸色涨红,但还是坚决地站到南宫锦面前。

南宫锦无奈,只好带上他们。

一行人去杨力的小额贷款公司赔礼道歉,而林萧则跟着刘开山,走入一座豪华的别墅区。

据刘开山说,他这个得了重病的朋友,叫向五。

标签: